<acronym id="cgiue"></acronym>
<tr id="cgiue"></tr>
<rt id="cgiue"><small id="cgiue"></small></rt>
<acronym id="cgiue"><small id="cgiue"></small></acronym>
<rt id="cgiue"><small id="cgiue"></small></r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今天是: 
  • 荀子勸學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書家動態 > 房姐的事,有一種忽悠叫疏忽
詳細信息

字號:   

房姐的事,有一種忽悠叫疏忽

瀏覽次數: 日期:2015年9月18日 15:50

轉自: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1/21/21405888_0.shtml 

 

原標題:房姐的事,有一種忽悠叫疏忽

    擁有10億房產的房姐龔愛愛——或者也可以叫龔仙霞——能耐不僅體現在了她驚人的財富上,還體現在她神一樣的危機公關能力上。她告訴我們,這些錢是打理煤礦掙來的,農商行的副行長職務是她辭掉的合同工崗位;至于辦兩張身份證,是因為聽信了道士的迷信說法。

 

    不過,房姐神一樣的回復,與警方對此回復的“神”氣相比,還是小巫見了大巫。他們說,房姐有兩個戶口,是“錄入時工作疏忽造成的”。

 

    這是個神一樣的疏忽。一個人能辦出兩張身份證,我們之前知道的有兩撥人,一是薄谷開來,二是鄭州房妹一家。前者有權,后者有錢。造成這樣的疏忽,需要把腦子弄到無比糊涂的程度,一定比辦成這件事所需要的巧妙程度來得更難。所以,這個疏忽,疏忽得巧,疏忽得妙。做人辦事,誰沒個疏忽的時候?老虎還打盹呢。只是我們有兩點困惑不解:一,房姐都說辦兩張身份證是主動而為的事情,到了警方嘴里怎么就成了疏忽?二,那些擠破頭都想弄個北京戶口的普通京漂,咋就沒人給疏忽一次呢?

 

    一聲疏忽,可以將有意化為無意,將重責化為輕擔。當疏忽成為應對民眾直逼真相時的萬能用詞,人們會想,跟利益相關的戶口問題你疏忽,人命關天的事你也疏忽,這到底是執法公信力的無下限,還是你覺得民眾的智商可以低到無下限?

 

    當疏忽成為輕描淡寫的卸責,成為拼命維護自身形象的托辭,它在民眾眼里便是一種忽悠。它造成的惡果是,人們不再期待公權部門有勇氣直面問題,不再期待原本屬于正常的知錯即改而能出于誠意去解決問題。疏忽,在權力面前是一種維護形象的靦腆,而在民眾眼里,卻是一種說不出的痛。這是傲慢之痛,公正之痛,真相被人為扭曲之痛。

 

   這是一個面對真相,傲慢的公權,與圍觀的民眾,一起角逐智商的怪圈。房姐真相的探究與回復,印證了這句話:你明明知道了真相,他還在那里撒謊;明明他知道你也知道了真相,他還在那里撒謊;明明他知道你知道他在撒謊,他還在那里撒謊。

 

    在這句跟繞口令一樣所表達的現實怪圈中,新聞事件最初的糗事,被與這樁糗事相關聯的責任部門越描越糗。原本可以知錯即改、快刀斬亂麻的簡單糗事,公權部門認個錯、依法糾正依法處理就行的事,卻被人為地復雜化,糗大了。于是,個別人、個別單位個別部門的單一糗事,成為影響并牽連整個公權部門的糗事。

 

    房姐事件帶來的傷痛,既是民眾之痛,也是公權之痛。要讓民眾不痛,首先需要公權部門舍得斷指之痛。把真相原原本本交給民眾,交給法律,該認錯的認錯,該法辦的法辦。這才是取信于民、取信于法的正途。當忽悠的托辭成為麻木民眾的藥劑,民眾對公權的公信力,也會麻木反應。這種反應,是對公正的失望,是對公權的抵抗,后患無窮。

 

    房姐兩張身份證的有意而為說,已經扇了辦案警方的一記耳光。不要過了幾天,你再告訴我們,你今天的這句疏忽,也是一種疏忽。那該是多重的一記自扇耳光哦。

 

 

 
 
 

所屬類別: 書家動態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聯系我們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并州南路西一巷12號
電 話:0351-7087461

掃描二維碼關注
荀子書院官方微信

主辦單位山西曙光國際傳媒有限責任公司山西曙光清宇科貿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荀子書院  Copyright © 2015,  sxfush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晉ICP備13000996  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  后臺管理

甘肃兰州| 丽水| 盘锦| 天门| 邳州| 新余| 萍乡| 乳山| 海拉尔| 公主岭| 通化| 安阳| 巴音郭楞| 高雄| 靖江| 鹤壁| 绥化| 包头| 偃师| 许昌| 庆阳| 蓬莱| 玉环| 抚顺| 河北石家庄| 台北| 库尔勒| 永康| 自贡| 新泰| 济源| 梧州| 东海| 鞍山| 池州| 贺州| 禹州| 池州| 东莞| 喀什| 安顺| 韶关| 崇左| 达州| 池州| 灌云| 中山| 永州| 海南| 招远| 玉环| 保定| 泰兴| 大同| 台湾台湾| 清远| 南通| 屯昌| 辽宁沈阳| 临汾| 泰州| 菏泽| 定安| 柳州| 菏泽| 鄢陵| 龙岩| 济源| 定西| 武威| 张掖| 莆田| 荆州| 新泰| 商丘| 娄底| 广西南宁| 任丘| 巴音郭楞| 葫芦岛| 邹城| 开封| 滨州| 图木舒克| 宁国| 三沙| 湖州| 遵义| 玉环| 安顺| 阳春| 屯昌| 延安| 大庆| 临猗| 乐清| 乐山| 肥城| 烟台| 德州| 三亚| 唐山| 宜昌| 金华| 五指山| 甘孜| 吴忠| 桓台| 西双版纳| 新乡| 灵宝| 朔州| 三河| 揭阳| 三明| 张家界| 昌吉| 库尔勒| 南京| 新乡| 安阳| 和田| 伊春| 鞍山| 三亚| 河池| 伊犁| 鄂尔多斯| 海安| 石嘴山| 孝感| 荆门| 简阳| 天水| 丹阳| 和县| 张北| 枣庄| 保定| 廊坊| 定安| 永州| 鄂尔多斯| 晋江| 荣成| 塔城| 玉树| 保亭| 沧州| 阿勒泰| 桂林| 蓬莱| 大庆| 黔南| 盐城| 宁德| 张北| 和县| 项城| 玉林| 莱州| 琼中| 锡林郭勒| 淄博| 博罗| 如东| 五家渠| 商洛| 黄山| 江西南昌| 扬州| 芜湖| 湛江| 阿克苏| 枣阳| 四平| 曲靖| 高雄| 长葛| 雅安| 朝阳| 陇南| 邹城| 哈密| 铜川| 六盘水| 新余| 台湾台湾| 泰兴| 江苏苏州| 海北| 宜春| 东莞| 莱芜| 林芝| 宣城| 商洛| 邳州| 昭通| 五家渠| 惠东| 蚌埠| 南阳| 文山| 广安| 五家渠| 黄南| 舟山| 铜川| 中山| 鄂州| 甘肃兰州| 安康| 湘潭| 海西| 赤峰| 简阳| 安吉| 和田| 普洱| 漳州| 阜新| 金华| 甘孜| 吉林长春| 塔城| 营口| 玉林| 白沙| 四平| 丽水| 保亭| 莱芜| 顺德| 临夏| 龙岩| 伊犁| 扬中| 保山| 朔州| 吐鲁番| 长治| 沧州| 台州| 广饶| 来宾| 梅州| 台北| 丽江| 任丘| 万宁| 东台| 台湾台湾| 乐山| 宁国| 苍南| 泰州| 象山| 榆林| 红河| 铜川| 内江| 汕尾| 贵港| 果洛| 商洛| 泸州| 鹤岗| 焦作| 桐城| 博罗| 阿里| 朝阳| 永新| 湖北武汉| 三明| 肇庆| 赵县| 咸阳| 三沙| 盐城| 海南| 单县| 怀化| 揭阳| 扬中| 台州| 滕州| 蚌埠| 巴中| 海宁| 黔西南| 万宁| 遵义| 仁寿| 阳泉| 兴安盟| 包头| 临汾| 赣州|